欢迎访问:日日色天天啪夜夜舔-人人澡人人曰人人摸看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同桌的爱与初夜

同桌的爱与初夜



 交往已经一个星期了。好像做梦一样。旖旎甜甜的笑着,看着已经补好的校服袖口,觉得好幸福。自己是个破坏王,校服的袖口总是磨坏。早上一到学校,就看到已经补好了。那惜言如金的男友,只是说了一句,让管家妈妈给你补了一下。虽然俩人的相处,大多时候都只是她说,他听。但是她能够感受到他的心。
  那炙热的眼神,总是让她觉得,自己是美丽的。看着这傻妞又在那傻笑。祁煜觉得她好可爱。但是几十年的生活习惯,让他很难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情绪,旖旎,再给我一些时间。

  「就送到这吧,再往前室友就要看见了。」「我不在意让别人看见」祁煜脸色阴郁的说。都这麽久了,一直是地下战。为什麽她不喜欢公开是自己的女友呢。别以为他不知道,暗恋她的那几个小子最近都在蠢蠢欲动。望着男友吃醋的脸,旖旎觉得特别的开心,「煜,你过来」「干嘛?」一米六五的小个子,一下子吊在了一米八五的大块头身上。鲜嫩的红唇准确的逮到了那性感的男唇。祁煜紧紧的搂抱着这软软的身体,一股电流直接的刺激了他的下身。这就是女人,好柔软,抱起来好舒服。带着香气的唇一直甜甜腻腻的摩挲着他的嘴唇。好热,这种嘴对嘴的接触根本满足不了他,他觉得好饿,好想吃掉她。本能的张开嘴,将舌尖努力的探到她的口中,当两舌碰触到一起的时候,俩人都满意的从喉咙里发出叹息。身上的火热因为这样的碰触更加的难耐,唇舌的紧紧交缠让俩人都既舒服又难过。身体渴望紧紧的摩擦。大手不自觉的伸入了她的衣内。好大,好软,他觉得自己醉了。一个用力,他紧紧的将旖旎顶在了墙上。像野兽一样,大口大口的吸允着她的脖子,肩膀。大掌用力的揉着女人又大又嫩的乳房,真恨不得捏碎。裤子的肿胀让他感到疼痛。本能的摩擦着旖旎的下身。旖旎被自己的身体吓到了,不知道什麽东西从下面流出,而且身上好热好热,受惊的看着祁煜的表情,他现在像一只野兽,粗喘的脸涨红着,浑身每一个地方都在使劲的蹂躏着自己。

  可是,奇怪的是,越是看见祁煜这样,下体的粘液就越多。「祁……煜……煜,停下,停下,我好难过,不对劲。」听着女友破碎的声音,祁煜勉强的让自己慢了下来。他的手停在了她的胸部上,「这是我的,只有我一个人能碰」又滑到了臀部,使劲的掐了下,「这也是我的,都是我的,我一个人的」手还想往前滑,却被旖旎及时的按住了,旖旎脸红通通的「不行,煜,那里现在是湿的,而且好脏」听到这暧昧的话语,祁煜拉着她的手直接的深入了自己的裤子内,「这里是你的。」滚烫的男根烫着自己手心。

  旖旎觉得自己真的是不是疯了。如果一个月前,别人说男女可以这麽亲密,她一定会恶心死。但是现在,她觉得好骄傲,但是更好奇的是,这就是男生的那里吗??好硬……但是打死她,她也不敢看啊……


  经过昨夜的插曲,不知道为什麽,旖旎觉得与祁煜靠近了很多。以前虽然他是她的男友,但是,她还是觉得像做梦一样,那样的不真实。她甚至觉得用手去触摸那麽完美的人,是一种亵渎。她并不打算让别人知道他们的事情。算她自私也好,算她有一点点小心机也好,她真的不想别人知道。她好怕,很怕他的朋友会嘲笑他,也好怕学校的女生来找她。说实在的,自信这个东西,在男女情事上,是旖旎最最没有的。如果真的有女生来挑衅,她不认为自己能坦然的接受这种羞辱。儿时的片段一阵阵在脑海中播过。她不要,她只想安静的生活,安静的做自己,请原谅她的懦弱与自私……

  审视着女友脸上琢磨不定的表情,祁煜悄悄地将手伸进了她的校服下摆。细细密密的摩挲着她的腰际。旖旎惊的喘了口气。用你疯了的表情看着祁煜。「你是那个冰块煜大帅哥吗?你疯啦?要是别人看到怎麽办?」「我只是想知道,什麽事情比坐在你身边的我更让你分神,我以为,经过昨天,你现在应该害羞的像小媳妇一样等着我呢」祁煜坏坏的笑着。如果脸边有纸的话,我想旖旎的脸肯定能把纸点燃。「你……你……,根本是扮猪吃老虎,一点都不冷淡老实……」祁煜自己也觉得惊讶,原来那样的碰触可以让自己这麽的心安,可以让自己忽然的觉得,自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从此有了牵绊,有了与自己一同呼吸的人,这个人甚至比自己的父母更亲密,更能坦诚的裸露自己,而不必有一丝丝的顾虑与保留。

  老师讲的内容像天书一样,在旖旎的耳边划过。一个问题在她心里梗了很久,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当面问出来。拿起旁边的白纸,一行娟秀的字体慢慢的呈现:你为什麽喜欢我啊?我很胖很胖,穿什麽都不好看,知道吗?我很怕你会嫌弃我的身材。祁煜看着纸条,皱了皱眉:好好听课,如果成绩下降,我可会惩罚你

  「我今天很用功对不对,为什麽你总是能拿全校第一名呢。这次帮我押题吧?我也想考前几名呢」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,旖旎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麽快乐过。「喂,女人」「恩?怎麽啦」「其实,你一点都不胖,那是丰满,明白吗?我喜欢你现在的身材,抱起来很软很温暖」差一点扭到脚。旖旎飞速的跑过来,捂住他的嘴,「拜托,你不要每一次都这麽突然的语出惊人好不好?我的心脏啊,早晚会被你吓的停止跳动」

  「旖旎,听着,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,我喜欢你,比你想象的喜欢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哪个女生,我的身体也一直也是安静的,但是,遇到你一切都不一样了。看见豪迈的你眼中那怯怯的眼神,我的心第一次跳动。我不明白为什麽,但是我就是知道,你会一直的看着我,守在我身边,不论我是谁,不论我怎样。你的心是金子做的,她对谁都是那麽赤诚,对谁都那麽的关爱。你说的对,我很聪明,是我发现了你,在别人都没有来得及采摘你的时候,先把你拐到手了。至于你身体与相貌,我的身体已经告诉了你,我的身体渴望着你,他为你不止疼痛过一次。我知道你为什麽一直隐瞒我们的关系,我只想对你说,你是我见过最美最能勾起我欲望的女人,你身体的美只有男人才懂」
  紧紧的捂着胸口,害怕心会跳出身体。这是他说过最长的话,她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,轻轻的把头靠在他的胸膛,轻柔的嗓音从胸前传来,「你知道吗?我曾经因为肥胖与邋遢被好多小朋友欺负过,我很讨厌自己的长相,更讨厌自己的身体,每当全校组织看电影时,我都战战兢兢的,害怕里面的笑料人物长的像自己,从此以后,同学会拿我开玩笑」「旖旎,你」
  「嘘,听我说完,现在的我很活泼,和大家相处的也很愉快,但是过往的经历并没有放过我,我和男生相处,始终是隔着心房的,总是把自己催眠成男生。煜,谢谢你,你知道吗?你刚才的话救了我,你把十岁丢失的龙旖旎找了回来,我把自己弄丢了,从今天开始,我会为了你,好好的爱我自己,好好的珍惜我现在拥有的一切」「煜,我想我爱上你了」……

  激动的扣住怀中的小女人,这种别人对你一分好,你还别人十分情的个性,真是让人又爱又怜。旖旎,我想我一直是爱你的。夏日的夜空总是这麽透明宁静,阵阵的轻风将独自消化这份浓情的俩人紧紧的围住,十七岁的夏天,是那麽纯净与美好……



  旖旎知道,今天会发生点什麽。今天,她特意穿上了新买的嫩绿色内衣,而且还是前扣式的。嫩嫩的绿色将旖旎雪白的乳房显得更加的诱人。望着镜中的自己,煜会是什麽表情呢。她知道煜想要她,查了资料,才知道,男人在欲望很强的时候,如果得不到满足,就会很疼。她不想再让煜难受。这是第一个这样对她的男生,现在,她的内心充满了阳光。她爱他,愿意把最完整的自己给他。而且,她知道自己也是非常的渴望他的。闭上眼睛,想着煜那噬人的眼神,那修长的手指,自己也会觉得很激动。对于今晚,真是又期待又羞涩。

  祁煜望着慢慢走进学校的女人,眼里充满了妒忌。今天的她穿了件藕荷色的小短袖,将她的皮肤趁的更白,关键是,平时松垮的大校服不见了,藕色的小衫在领口处以收紧的方式露出了整个锁骨,掐腰的设计将那超级丰满的乳房完美的勾勒出来。小衫的下摆是半圆的设计,那腰肢在乳房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的纤细,刚刚长长的头发服帖的印在脸颊。该死,好多男人都在盯着她看。顾不了那麽多,祁煜大步的跑向旖旎,飞速的将自己的大校服套在旖旎身上。

  「怎麽了?不好看吗?是不是太胖?」「不是」「煜,你在生气吗?为什麽?」「以后只准在我面前这麽穿,你看那些色狼的眼睛。」俩人只顾自己说话了,却没有发现全校的学生都停下来看着他们,周边都是不可思议的眼睛。

  旖旎这才发现,祁煜很大方的搂着她的腰。看着祁煜那帅气的侧脸以及坚稳的表情,旖旎绽出了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,开心的拉着祁煜的手走向教室。留下身后一片的唏嘘声。

  「煜,你父母管你严格吗?」「哼,怎麽会,旖旎,知道我为什麽说你是我最最亲密的人吗?事实上,我的父母对我来说与其说是亲子关系还不如说是主仆关系。从我记事起,他们从来没有抱过我,而且他们也是性格比较冷淡的人。
  我妈妈主要就负责我的学习规划,但她从不与我多说一句话,我的爸爸只会固定给我钱,他和妈妈也一点不像夫妻。也许是遗传吧,我的性格也不怎麽讨喜「」不是的,煜,你的心比任何人都细腻,我的世界只有你看得懂,连我的妈妈与姐姐都不懂,她们很爱我,但是也不懂我啊。所以,煜,爱有很多方式,你父母的方式只是比较特别,他们是不是很优秀啊,优秀的人在做事的时候都更有计划,更有思维,相对的,感性的情绪就少了,煜,这部分的感情我来给你,好不好?「看着女友单纯的眼神,祁煜真的很感动,如果,世界上有一个那麽疼你,这真是件幸福的事。」煜,晚上就我一个人,她们都回家了,你能来陪我吗?「祁煜愣愣的看着她,狠狠的深呼吸一下……



  关上卧室的门。俩人都热切的看着对方,却谁都没有动。这样热切的凝视,让他们知道彼此有多强的吸引力。祁煜慢慢的走向旖旎,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,「怕吗?」「不,因为是你,所以我很期待」这句话彻底击碎了祁煜的犹豫。
  他狠狠的吻着旖旎,那饥渴的程度,彷佛要将旖旎口中的所有蜜汁都吸允干净。不顾一切的将舌尖探入旖旎的口中,紧紧的与她的小舌交缠,大手伸进衣摆搓揉着柔滑的后背,每一股电流都张狂的流向俩人的股间。想要她太久,这点碰触根本不能满足他,但是,他更想看她,看她最真最美最原始的模样。他们摔倒在床上,祁煜激动的扯掉旖旎的上衣,那魅惑的乳沟以及雪白的豪乳让他几近崩溃。两手托起旖旎的豪乳,将脸埋在其间,祁煜着迷的闻着,舔着,彷佛刚出生的婴儿,那样的迷恋,那样的欲罢不能。这样的刺激对于旖旎来说,实在是太超过了,整个身体变得滚烫,看着祁煜着迷的眼神,旖旎觉得自己是最美的人,那魅惑的祁煜,那妖艳的表情,让旖旎不顾一切的将他翻压在身下。此刻的旖旎,早已深陷欲望,那大胆自然的享受表情,让祁煜又惊又喜。解开内衣,一对豪乳弹跳出来,几乎同时的,祁煜啃上了她的锁骨,大手开始用力的搓揉着乳房。祁煜又将旖旎压下,飞速的脱掉了旖旎的小裤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女人的阴部,那粉嫩的颜色与黑色的体毛,刺激的祁煜当场流出了体液。贪鲜的舔上了旖旎的阴部,着迷的一次次吮吻着小核,旖旎已经舒爽的翻起眼白,这对她来说,是多麽可怕又激动的刺激啊……

  脱掉累赘的祁煜,那已经赤红的双眼让他只能看到旖旎诱人的性器,将硕大的炙热定在旖旎的入口,一个挺身,刺破了旖旎最纯洁的象征。指甲刺入祁煜的肩膀,旖旎将疼痛的泪水都涂在了他的胸膛。旖旎那里的吸力,那里的丝滑都让祁煜爽的灵魂震颤,抹去旖旎的眼泪,祁煜用力的开始挺身,每一次都刺进旖旎的最深处,又带出旖旎鲜红的小肉。巨大的酥麻快感让旖旎难以自制的大声尖叫「啊……啊……,不行了,呜呜呜……好麻,屁股好麻……」这时的祁煜,那舒爽销魂的表情挂在脸上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他要用力的插,真的太太快乐了,将旖旎拉做在自己的腿上,双手紧握旖旎的腰,快速的将她抛上按下,每一次都发出啪啪的声音。那晃动的大乳房,刺激祁煜用嘴狠力的撕咬。旖旎大声的吟叫着,下体的收缩让她不自觉的夹起大腿,卷起脚趾。「啊啊…………啊啊,煜,不行了,好可怕,有东西要出来啦,啊啊啊啊,好麻,不能动了,啊啊啊,呀」一声尖叫,旖旎浑身开始抽搐,眼白翻起达到了第一高潮。爱液冲刷在祁煜的坚挺上,祁煜欲罢不能的再一次将她翻在床上



  「宝贝,还不够,我还要,要很多很多……」将旖旎翻过身,压在旖旎的背上,再一次将男性刺入旖旎高高翘起的臀部,还在收缩的小穴根本经不起这样的袭击,小穴紧紧的收缩,紧紧的箍住那粗大的男根,祁煜粗喘着,用手指在小核上揉捏着,他只想进去,只想进去,一定得让宝贝放松。在手指与粗大双重的刺激下,祁煜用力的顶进了深处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」正在收缩高潮的旖旎,根本经不起这样的刺激,在那坚挺的顶弄下,再一次的高潮了,祁煜开始奋力的律动,每一次都刺在一小块嫩肉上,聪明的他很快就发现,每次顶那里,旖旎都无法自制的颤抖吟叫。过多的快感快要将旖旎湮灭,来不及吞咽的口水从嘴角慢慢的流下来,在床上滩成一片。稚嫩的小穴被异常的粗大的男根顶弄的晶亮无比,那致命的快感,让祁煜疯狂的扭动,不停的往大掰开旖旎的大腿,想要进的更深,上身瘫在了床上,旖旎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,「会死的,煜……啊……啊…

  …啊,我要死了,啊啊啊,受不了了,煜煜「大声的哑叫着祁煜的名字,祁煜听到这刺激的语言,疯了似地快速顶弄。他们的爱液已经将床单弄湿。两手握上旖旎的乳房,用力的揉捏,男根快速的挺进,又倒弄了百下,在嘶吼声中,祁煜终于达到了高潮,他每一寸皮肤都绽起快乐小疙瘩,那浓浓的液体不停的喷射在旖旎的体内,滚烫的液体让旖旎尖叫着晕了过去。

  慢慢的从心爱的女人身体退出。旖旎两腿大张的瘫昏在床上。浊白的液体慢慢的流出旖旎的下体,在阴部的周围形成一片小河。浑身舒爽的祁煜就像刚刚蜕变的妖精一样,满足的深吸一口气。那销魂的感觉还残留在身体上,他觉得今天自己才真正的完整了。像是有什麽东西注入体内一样,让他觉得特别的有力气,一股暖流在身体里窜动。

  看着自己女人诱人的屁股以及挂在上面的爱液。祁煜的身体一下子又硬了。
  这也许是人间最美的景色。伸出手指,祁煜慢慢的将流出的液体往回推入旖旎的体内,藉由液体的湿润,修长的手指又在旖旎的体内放肆的勾动着。他的唇温柔的吻上了旖旎的脊背,慢慢的摩挲着,「宝贝,为了让你幸福,知道我看了多少性爱录像吗?」摸着旖旎绯红的脸蛋,想着方才旖旎失神的媚态:「呵呵呵呵,小妖精,看来我的准备是对的」蜕变成男人的祁煜,将旖旎紧紧的拥在怀里,为彼此盖上被单,大手留恋的抚摸着旖旎的每一寸皮肤,「亲亲,真的好想再来一次,为了以后的性福,看来得锻炼你的体力了……」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丢失的内裤 下一篇:学生公寓里干小姨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